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从初识男友到分手
从初识男友到分手

从初识男友到分手

我和男友是高中同学,在学校期间,我们互相爱慕,互相欣赏。因为我们都是班级里的班干部,学习成绩都很好,所以我们经常有在一起的机会。那时候学校管理非常严,男生女生基本不说话,我们就在眉宇间传递着我们之间懵懂的初恋情愫。现在我们经常在一起回忆,他和我的某一次眼神交流时,当时心里想法,我们觉得那时候是最美妙的,回忆起来真的自己都会笑出声来。
  高考后的哪个暑假,因为大家离开了校园,没有了老师的看管,我们几个很要好的同学终於可以互相「串门」了。那天,他和另外两个好朋友一路打听来到我家的时候,我觉得自己比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还高兴。在我家里,他们得到了我爸爸妈妈的热情款待。因为我们那里比较保守,我和他以前也没有敢拉拉手,就在那天晚上,我送他们上楼休息的时候,他故意磨磨蹭蹭的走在最后,在楼梯的拐角处,他突然拉了我的手,在我还没有从惊慌和惊喜中反应过来,他又突然的在我的脸上「啃」(只能用啃,也只有用啃最贴切)了起来。我们之间的初吻顷刻之间都被对方享用了。晚上我躺在自己的床上,整整一夜发着「高烧」,被幸福和兴奋包围着。第二天早上起床直到他们下午离开,我都不好意思再看他的眼。虽然,我感到他那色咪咪的喷着欲火(后来总结出来的)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我。
  在我们都进入大学校园后,我们发现彼此身边的诱惑太大了。他因为是运动健将,虽然以前从来没有踢过足球,据说在新生运动会上,他居然成为了最佳射手。我因为能力比较全面,自然也成为学校除了本班级外其他年级师哥们追求的对象。我们就用笔和纸,倾诉着我们之间的相思,维护着我们之间那纯真的情感(现在我觉得那时候好象不能叫爱情)。为了不对身边的某些优秀的追求者动心,我大学第一学期,基本上都是在思念他的日子里度过的,所有的重心都在给他写信和等待他的来信上。终於等到放假了,没有和家里明说,也不敢说呀,就等着同学聚会吧。那年的正月初三,同学聚会的时候,大家公开的开我们的玩笑,我们默认了。我很明显的感觉,他在聚会上一直用我们后来总结的眼神——色咪咪\喷着火——看着我。聚会后,他送我回我表姐家,一路上我们没有说话,小心的沉默着。快到表姐单位大门的时候,终於爆发了……他激动的搂着我,啃了我……缠绵了好久,我们就是不舍得分手,后来,我们在我表姐家楼下的花园里,真正的接吻了,我也是第一次感觉到男友的身体有那么强烈的反应。我记得我下面流了好多水,全身热得无法形容(其实我们老家的冬天很冷)。男友第一次摸了我MM和下面,我也第一次的摸了他的JJ,硬硬的,很倔强。可能我们当时都觉得一定要和对方结婚才能做爱吧,我们理智的没有越过男女之间的那层保护膜。回到学校以后,我们的生活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因为我们在和以前一样的情感思念的同时,多了一点对欲望的向往。对身边的追求者,不会像以前一样一棍子打飞,多了一些虚荣,有男同学请吃饭看电影跳舞之类的活动,打着友谊的旗号也时不时的参加了。(现在觉得那时候的自己很虚荣,真的。)有一次,同系高年级的师哥因为参加歌唱比赛得了奖金,请我们全寝室的姐妹出去吃饭,我虽然明白他的用意,但是看着其他姐妹对美食的渴望,我答应了。
  酒菜完毕,师哥喝多了一点点(现在想,他肯定是装的)。可能是因为吃了人家的嘴软吧,其他姐妹居然违背善心,悄悄的都溜走了,最后我只好和师哥一前一后回学校。路上他总想和我靠得很近,都被我化解了。回来后,我下定决心,一定要坚持自己的情感,不要贪吃了。(这说明女人不能太贪吃了!)那天晚上,我在床上想,暑假回家,一定呀把自己交给他。
  在结束了繁忙的期终考试后,怀着「勇於献身」精神的我,回到了家乡。
  (说期终考试很繁忙,主要是想考好了拿最高奖学金,后来我真的拿到了,呵呵,先骄傲一下!)
  先说明一下,因为忙着拿奖学金,我们在放假的前半个月就没有通信了,说好回家倾诉。没有想到,等我性趣盎然的回到老家,才晓得他跟随学校的同学到贵州山区做社会调查了,要晚20天才能回来。原本以为回家就可以和他见面,和双方的父母说明关系,我们就可以幸福的生活两个月。我很失望,也很生气,觉得他不爱我了。我赌气,叫大学同学帮我报了驾驶培训,准备提前回学校。20天过去了,在我准备提前回校的时候,他带着他的同学匆匆赶回来了。更让我生气的是,他带来了三个女同学和两个男同学。我认定他们之间有问题,死活不原谅他。他回来的第三天,我准备回到学校,就在我买好车票,到一个好同学家拿行李的时候,在我朋友的出卖下,我碰到他了。他硬要送我,跟我一起提着行李往车站走。一路上,他不停的解释和道歉。可能是因为离别的情绪影响了我的决定,我原谅了他。到了车站,我们又依依不舍了。在问了车站的工作人员,第二天一早坐车去市里,也能赶上那班火车后,我们两个居然花了120元(在那几年,120元可是我一个月的生活费)在车站附近的宾馆开了个房间。我们还挑了一个单间,里面有独立的卫生间和浴缸。到了房间,我们开始不好意思,因为第一次在我们面前,有一张我们向往的,对我们极具诱惑的席梦思大床。现在记不得了,是谁先说要洗澡,后来,在他假惺惺保证不偷看的前提下,反正是我先进去了。(其实,我是故意让他保证的,也巴不得他不遵守,呵呵,当时很复杂,说不清楚了。)我光着身子洗澡的时候,他终於如我所愿的违背保证进来了,而且一丝不挂。
  我第一次看见一个成年男性光着站在我的面前,而且,我也是第一次看见男人的那个,毛茸茸的,挺得很高,说实话,不好看。再加上我男友本身的汗毛很多,胸口一小撮,下面一大撮。有了第一印象,我不知所措。还好,因为他爱运动,身材不错,这是我当时和现在最感欣慰的。
  后来我男友说,他当时看了我的娇小的身体,本来快要爆炸的欲望,被我的傻样给怔住了,不晓得我是不是会喊「救命呀,强奸呀」,还私下担心了一会。
  因为大家都是第一次,在浴缸里吻了好久,互相摸来摸去,半天没有进入正题。(主要是他当时怕我不允许。)嘴巴因为吻的时间太长,吻的地方太多,他要喝水,於是他把湿漉漉的我抱到了床上。那天,他第一次用嘴给我喂水,结果,我们就在床上纠缠起来。
  下面是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:他嘴含着我的MM,手摸着我的花芯,呼吸急促,全身都是水和汗。我因为太紧张,一直闭着双腿,做着微弱的反抗。他稍微用力,我就大叫,他毛手毛脚的,估计也遭吓倒了。不晓得过了好久,他的DD始终在我的洞口徘徊。后来有个送开水的服务员敲门。把我们吓得半死,大家只好穿好衣服,把开水提进来,然后出去吃晚饭。说实话,在吃晚饭的时候,我的脸一直都是烧得很,很不好意思。我问他,好久回去,他说晚上我一个人,怕我遇到坏人,陪我。(我故意问他的,他很笨,以为我真的喊他回家,不过,他的理由好牵强,也看出他很狡猾呀。)明知到一回到宾馆就会发生什么事情,我还是一吃完饭就要求回房间了。这次,好象比较顺利,很快就找到洞口了。他使劲的往前一压,我感觉下面胀得不得了,而且伴随着剧烈的疼痛——终身难忘的疼痛呀!疼不是最可怕的,胀疼才是!
  可能是我的反应太剧烈了,他吓得不动了,爬在我上面亲我,吻我,像安抚小孩子一样安慰我,与其说是疼得流泪,不如说是感动得流泪。我紧紧的抱着他,很紧很紧。因为只要他一动,疼痛就会加深。大约几分钟后,他自己做主,又偷偷的动了两下,得到我的默许后,他就开始放心的笨拙的「压」(不能叫抽动,只能叫压)了起来。可能是因为的确太疼,我叫的大声,又因为他的手在口口边摸到点血,以为我受伤了,他准备取出DD。在这里我得说一下,为什么大家都问第一次进去的情况,不关心第一次拿出来的情况?反正我是印象深刻。他试着拿出来的时候,我感觉更痛,紧紧的抱着他,死活不让。结果他抱着我,进也不是,出也不是,动更不是。呵呵,直到抱软了,他也没有射出来。
  天气又热,下面又很疼,我觉得很疲倦。可是他不呀,拿出来后一会又硬了。
  我猜他肯定想:怎么着也得射呀,要不怎么算呀?
  那时侯我们想都没有想过避孕,觉得就是想把自己给对方,现在想来真的很后怕呀。
  整整一晚上,我都和他在一起,他肯定不会老实的。果然,他一直摸着我MM,嘴没有停过,亲这亲那的,DD放进去,又拿出来,不知道来回多少次,折腾到淩晨3、4点,我实在是太疲劳了,都有点生气了,最后,他不知道用的什么办法,终於射了。
  看他的满足样,我心里没有了献身的高兴,而且多了愤怒,心情特别复杂,现在想想可能是觉得他把我弄疼了,满足后自己睡了,我可又睡不着了原因。
  6点了,我该起床坐车走了。呵呵,妈妈呀,双腿下地的时候,我站都站不稳了,下面疼得我一下子就蹲在地上。他给吓的,手足无措,不知道怎么跟我说,不停的说「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」,我心里的那个恨呀,现在想来都想给他两拳头。(等他晚上回家,看我不收拾他,现在我的牙痒,手也痒。)我叫他赶快收拾被子什么的,他傻兮兮的问我,床单上的血迹怎么办?我说快拿来檫了吧,等会退房的时候给人家看见了你好意思我还不好意思呢?他用毛巾沾水在那里擦,怎么也擦不掉,实在没有办法,我们就用被子把它盖住(因为天热,被子没有用),等退房的时候,他就悄悄溜到楼下等我(其实人家服务员早就知道他在,只是睁一眼闭一眼罢了),我就坐在床上,压着被子,等服务员清点东西。
  我走了,在上车就睡着了,两腿麻木着,直到第三天到了学校还疼。其实那时侯我运气特好,在车上睡觉没有遇到小偷,我的包里可装着几千块钱的学费和驾驶培训费呀。
  这是我和我男友的第一次,就这样我从女孩子变成女人,那一年,我21岁。
  回到学校,我忙我的,没有几天,他写信给我,说他那天早上回去,我们的那个好同学坏坏地对他笑,问他送人怎么送了一晚上。我想给他回信,就是不知道怎么回,实在不好意思,也很难为情!没有办法,我写了一封我们通信以来最短的一封信,20- 30个字。
  事情过了好几个星期,我们好象比较坦然了,又恢复了通信。
  大二开学的时候,我们才进到部队进行军训,我因为成绩好,得到「全军」的表扬,那时侯正好第一年的奖学金也下来,我拿了最高3000元。国庆日,因为要汇报军训成绩,我不能去他所在的BJ大学看他,他只好来CD看我。因为有钱(呵呵,不好意思哈),我在离学校很远的宾馆开了房间(近了怕老师同学看见),专门迎接他的到来。
  那天早上,我在火车站接他,刚回到宾馆,他连手都没有洗,就把我抱到床上剥得全身赤裸,如火山爆发般,他疯狂的整了我。这一次,我感觉疼痛减小了,舒服的感觉有点萌芽了。
  因为有汇报演出,我必须得马上穿上衣服到学校,我请他休息,他非要和我一起去学校,说让同学们明白,我是有主的人,以后别打我的主意。没有办法,他说的也有道理,就让他一起去了。
  因为刚刚那个了,脸非常烫,又因为第一次带他到学校,所以脸红得像猪肝。
  说疼痛减少了,可还是有点迈不开腿。我的指导员说我那天的表现不是最好的,好象状态不如以前,特别是表演正步,好象站不大稳哟。呵呵,只有我们两个心里明白。现在看那天汇报的照片,都觉得很不好意思。
  接下来的三天,我们逛了CD的草堂,吃了XX路的小吃,看了5块钱(全国只有这个大城市的电影到现在都是5- 10元一人)的电影,也在宾馆缠绵了N次。我体会到女人最幸福的时刻,至今都不会忘记。
  他回到BJ,我们依然用写信维护着我们的感情。
  11月份,我和他之间出现了问题。到现在都无法说清楚,到底是什么原因……我和以往一样给他写信,可是在11、12月都没有收到他的信,只是在元旦节的时候收到他的贺卡,整整72天,我等得都生气了。
  那时候琼瑶大姐的小说看的多,多愁善感,胡思乱想,一气之下,我给他写了封绝情的分手信,说不想耽误他的政治前途(因为他上的是最好的大学,毕业后肯定会留在那里),不想影响他的学业,谎称我已经找了新的男朋友,请他不要打扰我了。反正写的很绝情,一点解释的机会都没有给他。
  信邮寄出去的第四天晚上,我就接到他寝室一哥们打来的电话,说他第一次喝酒了,醉的一塌糊涂,痛哭流涕,叫我劝劝他。我本来很高兴,以为可以报仇了,结果他死活不接电话,倔强的说分就分嘛(说明一点,那时候他家里的条件很不好,爸爸妈妈靠种地卖菜要供养两个大学生,他有强烈的自卑引发的强烈自尊)。我在家里是最小的一个,从小得到奶奶的宠爱,在家方圆百里因为「聪明会说」很是出名,我哪里受得了这个气,分就分嘛。於是,我们分手了。
  於是,我们分手了。
  寒假回家,我们互相回避,尽量不见面,甚至不打听对方的消息。同学聚会我没有参加,因为我知道有他在。而且,我怕面对哪个晓得他送我整整一个晚上的同学,觉得很没有面子。
  大二的下学期,我们两个都在和其他我们共同的同学朋友热情的通信交往,就是我们自己不来往了。暑假,我因为要打工,在家呆几天就回学校了,他好象到内蒙做社会调查了,我们没有见面。
  大三第一学期,我们依然没有联系,但是总是知道对方的消息,英语过级了,当选什么干部拉,到那里实习拉,因为我们身面有一群互相的共同的好朋友。
  就在大三下学期5。1的时候,我到TJNK看一个男同学(他的初中同学,我们共同的高中同学,高中时候的「帮」内人物),本来以为我都到了TJ,他应该主动和我和好,邀请我到BJ去的。於是在哪个同学的寝室里,我们就谈论起他。很巧的是,同学的寝室里有个男同学D认识他,而且关系令人相当震惊——D的女朋友(高中同学,他们市当年的状元)把D甩了,追求我的男朋友!D要找我的男朋友决斗什么的,说起他,D恨的牙根痒痒。
  情况都已经这样了,我没有听我同学的挽留,也没有听他任何的解释(他晓得情况后也准备来DJ),怀着满腔的悲愤,我当即便离开了TJ,回到学校,我断绝了和所有我们共同认识的同学的联系,决定自己重新活一回。
  很快,我的感情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
  先要说明的是,尽管他到我们学校去了,可能是我们学校的男生太多,或者是我比较优秀(呵呵,又在骄傲了)我的身边一直都有追求者,只是我一直都没有在意,我以为都跟他哪个了,是他的人了,就不能跟别人了,否则就对不起别人,当然也对不起他。

  【完】